欧冠

超玄幻三国 283、牛鬼蛇神

2019-09-11 11:37: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玄幻三国 283、牛鬼蛇神

尽管人数远超常定军,曹志还是陷入了绝望之中,数千骑兵也是神色惊恐,士气全无。

巨臂投石车轰然发起了攻击,数以千计的碎石从弹兜呼啸而出,在永州军头顶绽放出一场华丽的石雨。

寻常投石车,最大的投弹量只不过是两千斤左右。

但常定军改良的巨臂投石车,大量的采用的钢材结构,极大的提升的投石车的承受力,还用弹簧钢、符文力量增强投掷的力度,最大投弹重量超过一万斤。

几十架投石车一次就可以将数十万斤的碎石砸如谷道之中。

这些大不过西瓜,小的只有拳头大小的石块,虽然不能对二品武者和三品武师造成多大的伤害,但对普通的骑兵来说,绝对是致命的,被石块砸中,轻则断筋折骨,重则头颅开裂当场死亡!

三千余潜渊卫也是手持钢弓,对准了黑铁马上的骑兵,钢箭不断的爆发出刺耳的厉鸣声,以惊人的速度在收割着永州骑兵的性命!

楚河这一战的目标很明确,尽量杀伤敌军,留马不留人。

天水郡的青壮已经足够多了,而且随着通天河战役爆发,波及万里方圆之地,无数流民听得天水郡没有被战火波及,皆是牵家带口的前来。

虽然投奔天水郡的都是老弱妇孺居多,但青壮也是不少,如今天水郡已经无需从南蛮军手中购买战俘青壮了,甚至还不得不控制流民的涌入。

哪怕番薯的产量再高,天水郡的田地,还是不足以养活千万的人口,天水郡的百姓,这个时候最重要任务,就是开荒造田。

楚河没有对永州军采用火攻之势,一方面是猛火油不足,另外一方面也是想尽量保存比黑铁马。

隘口是熊熊烈焰,还有巨石封路,永州军骑兵已经没有了退路。

在常定军疯狂的收割下,曹志根本无法控制这支部队,惊恐失措的永州骑兵甚至顾不得前路有陷马坑,纷纷驱动战马疯狂的朝着谷道前方奔逃而去。

不知多少骑兵没有死在常定军的利箭之下,反而被同伴挤下的战马,然后被无数马蹄活活踩成肉泥!

还有许多骑兵,丝毫没有和常定军战斗的勇气,纷纷下了战马,脱掉沉重的铁甲,投身进入山靖河中,意图越过山靖河逃得性命。

那些实力强悍的永州兵将,虽然知道这样下去,定会被常定军全灭,奈何兵慌马乱的,任得他们如何呼喝怒吼,也无法组织起部队。

两百架八牛破甲弩在不断学寻找目标,这些将领表现得稍微过了头,便会引来好几架八牛破甲弩的点杀,又如何能组织起有效的攻势!

楚河也想不到永州军的骑兵如此不堪一击,他甚至还没有使出霸王武胆的力量加持全军,潜渊卫就一边倒的杀得永州骑兵溃不成军。

意图从山靖河逃命的永州骑兵,过半都被急湍的河水冲走,生死不明。

那些好不容易才游过山靖河永州兵,跟着就绝望的看到,几十个蝎尾翼虎空骑兵正在他们头顶上空盘旋,手中的钢箭发出耀眼的寒光!

前奔的永州骑兵,接连倒在了地上,看得楚河心疼不已。

早知道就不挖那么多陷马坑了,这些黑铁马绝对是极佳的坐骑之选,素质甚至在黑彪马一倍以上,不管耐力、负重力和速度,都远超黑彪马。

被陷马坑折断了腿的战马,是很难恢复过来的,就算保住性命,也只能当作劣马使用,帮助农夫耕作田地,或者拖曳马车运输物资等。

最精锐的一千多魁刀骑,倒是能在混乱中发动反攻,奈何潜渊卫全部都是钢铁怪物,他们手中的箭矢、投掷的利矛,对潜渊卫根本造成不了多少威胁。

好几个四品武宗和数十个三品武师,在鹰嘴盔大将的带领下,顺着地势相对缓和的山坡杀了上去,旋即就被潜渊卫拦了下来。

一翻短暂但惨烈的大战之后,鹰嘴盔大将,被潜渊卫两个四品修为的副将联手击杀,剩下的也是接连被砍翻在地。

潜渊卫七千人大队,每一个副将队长,都是四重金钟罩的修为,蝎尾翼虎空骑兵的将领更是潜渊卫培养出来的唯一一个五品宗师。

这些四品境界的副将队长,得大军血气加持,实力已经不比鹰嘴盔大将差多少,更别说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曹志看着骑兵不断被击杀,脸色已经惨白得看不出丝毫血色。

王伉收到曹志的传信符,便下令曹志原地据守,亲率了三千魁刀骑和五千精锐步兵,急行军赶赴双谷道。

只是王伉也想不到,面对只有永州骑兵一半数量的潜渊卫的攻势,拥有三个五品大宗师的八千骑兵,竟然无法支撑两刻钟的时间。

当王伉率军赶到双谷道的时候,隘口的烈焰已经熄灭,山道和一侧的悬崖石壁,被烧得焦黑山石裂开,可见当时的火势何等猛烈。

隘口里面的谷道,被鲜血彻底染红,永州军的尸体和战马的尸体躺满了一地,怕没有四五千之多。

显然常定军已经打扫过战场,尸体上明显的箭伤之上并没有插着箭矢,那些有价值的物资,兵将手中的利刃、神兵、战甲,都被收刮一空。

王伉顿时沉默下来,身后的将领也是脸色煞白,一句话说不出来,随后目光都朝着悬崖看去。

谷道之中,山岭之上,不见常定军的踪迹,只有一个黑甲兵士手持钢弓,迎着山风,倨傲的站在隘口悬崖之上。

见到永州军出现,这黑甲兵士忽然沉喝一声:“永州王伉何在?”

王伉旁边一个将领顿时勃然变色,正要摘下鹰羽弓将其射杀!

王伉微微摆手:“且慢,听他有何话说!”

随后,他驱马上前,冷冷说道:“老夫王伉!”

黑甲潜渊卫手中钢弓刷的一箭射出,落在王伉身前不足三步之外:“我家主公让我带一句话给州牧大人,越过此箭者,我常定军定斩不饶,望州牧大人好自为之,切莫自误!”

说完,他便翻身上了蝎尾翼虎,腾空而去,也不管王伉有什么反应。

鹰羽弓将领怒哼一声,正要将这不知死活的常定军小子射杀,旁边却是忽然探了一只大手过来,压住他的手臂。

这回不是王伉阻止他,而是治中从事王度。

王伉看着对方飞遁离去,脸色阴沉变幻不定。

他座下的飞龙马,拥有蛟龙血脉,背生双翼,可腾飞青冥,速度无比惊人,要追杀这蝎尾翼虎骑兵是易如反掌,但他终究没有出手。

不是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而是王伉不得不考虑斩杀此人的后果。

换了三十年前的王伉,这个蝎尾翼虎空骑兵定死无疑,如今身居高位,一念就能决定十几万人生死的王伉,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年轻气盛的大宗师了。

“州牧大人,恐怕我们是中计了!”

王度脸色无比凝重的驱马走到王伉旁边,沉声说了一句?

王伉眼中闪过一丝利芒:“王治中此话怎讲?”

“大人,下官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黄巾军为何让开青云道,让我们顺利进入黄沙郡。”

王度深深的吸了口气:“常定军竟然如此强大,三万兵马击败了府丞大人的四万兵马,连府丞大人都被擒下,四千潜渊卫,短短时间灭杀了我军八千精锐骑兵,让下官想明白了这件事情。”

这个时候,王伉已经收到吕凯的传信,左翼战败,被杀兵马过半,吕凯决定投降,剩下的两万兵马被常定军俘虏。

这也是楚河决定退出双谷道,不与王伉大军硬碰的主要原因。

王伉眼中寒芒一闪,沉声说道:“你是说黄巾军故意放我们进入南疆之地,然后与常定军相战?”

王度点点头:“通天河战场,孟获率领的南蛮军竟然能抵住两路平叛大军,后面便是因为有常定军支持。”

“通天河战役已经无比惨烈,常定军仍没有派出一兵一卒赶赴通天河,可见他们和南蛮军、黄巾军、三州叛军,并不是一条心!”

“黄巾军如此作为,怕是想以我们来迫使常定军参战。”

“若是叛军得到常定军的全力支持,数以万计的钢兵战甲落入叛军手中,可想会对通天河战役造成多大的影响,更别说这些常定军兵士极度强横,虽然只有四五万的兵力,但实际上可抵数十万兵马!”

吕凯决定投降之前,已经将常定军的情况都传给了王伉。

平山坡一战,短短一个时辰,四万左翼基本上被常定军擒杀,只有三几百人逃脱离去,左翼的四万兵马,只给常定军带来两千余伤亡!

正常来说,以吕凯部的兵力,一万多精锐骑兵,还有巨犀骑兵、礌石车等,就算是三州联军的三十万兵马围杀之,也不可能只付出两三千人的伤亡!

王度这番话说出,王伉和其他军将,都是沉默下来。

许久之后,王伉才沉声问道:“张阔那边的情况如何?”

王伉领军出击,右翼的战报则是送到王度手中。

王度马上就道:“张将军的四万大军,被常定军一万红甲兵拦住,为首的竟然是七品战神。”

“张将军派人试探过,阻击的兵马,同样相当犀利,右翼折损了三千余兵马,张将军不敢轻举妄动,正在饮马湖与敌军对峙。”

“虽然右翼部队,全力发起攻击的话,一万常定军未必抵挡得住,但左翼已经被灭,赶去平山坡没有意义,飞天豹他们也没有如约现身,张将军希望调集兵马回来,与中军汇合,免得被常定军逐一击破。”

王伉沉吟许久,终于说道:“通知张阔,不得与常定军纠缠,快速调集兵马与中军汇合!”

随后,他脸色发青不再说话,飞龙马已经调转马头,看也不看地上那刺眼的钢箭。

绝云岭一侧,一个宽阔的山坳之中,聚集了数万人马。

这几万人马,打扮五花八门,坐骑杂乱,兵器也是各不相同,不是军队的制式武器,完全没有军队的姿态,三万多人马又隐隐的分开三个阵型。

一只浑身漆黑,翅上有两根特别耀眼的金色翎羽的巨鹰,呼啸飞入了山坳之中。

巨鹰下来了一个巨汉,只见这家伙身高七尺,豹眼鹰鼻,光着上、身,露出如同黄铜一样的壮实肌肉,下面则是穿着一条虎皮短、裤,手中拿着一根丈长的镔铁钉锤。

巨汉一下巨鹰,便对旁边两个魁梧巨汉摇了摇头:“永州军败了,四万左翼兵马,全数被擒杀,双谷道那边,估计也是折损了好几千骑兵。”

身体矮壮敦实,肌肉块块鼓起,仿佛蕴含无尽力量的光头巨力王,脸色陡然一变:“常定军如此厉害?这多么短时间就击败了永州军四万兵马?”

从巨鹰下来的正是匪军之首的飞天豹,他点点头:“永州军的实力我们都是知道的,想不到竟不是常定军的对手!”

身上密密麻麻纹着巨蛇的蛇山王眉头紧皱:“看来我们是不能与永州军联合进攻常定军了,飞天豹,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飞天豹眼中凶光一闪:“我决定带人前去天水郡冀县!”

蛇山王脸色陡然一变,失色说道:“你疯了?常定军如此强大,你还敢带人到冀县?”

飞天豹冷笑起来:“不去冀县,哪里来的粮食养活这几万人马!难道在这里等死不成?”

蛇山王深深的吸了口气:“难道到了冀县,就能抢掠到粮食?”

“你别忘记了,外面不时出现的蝎尾翼虎,可是常定军的人,早就注意我们了,只是无法腾出手来对付我们而已,这个时候我们还去招惹常定军,只有死路一条!”

飞天豹摆摆手:“你不要急,且听我慢慢道来。”

“常定军如今全军出动对付永州兵,天水郡内定然是极度空虚,就算留有万八千的人马,但天水郡八县之地,冀县又能有多少人。”

飞天豹停了一下,接着又道:“常定军虽然初战胜利

,但王伉的中军才是真正的强横,加上右翼部队,足有十万兵马,就算知道我们离开绝云岭,常定军也决不敢在这个时候撤兵回去天水郡。”

心梗前期都有哪些症状
心肌梗死治疗方法
孩子总流鼻血怎么回事
老年人晚上尿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