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雷血战神 第51章 玄渊雷王

2019-10-12 22:35: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血战神 第51章 玄渊雷王

刚才的一战,玄渊雷王虽嚼断了那六千丈金龙的脑袋,但金龙也撕下了它中间的一只巨足。

面对着此刻天之下衍生出来的又五条金龙,纵使是杀气与霸气正值dǐng峰的玄渊雷王,也表现出了事不可为的神态。

雷动知道,玄渊雷王如果再要和这五条金龙撕杀下去,那便已不能称之为战斗了,而应该是称为拼命。

“次!”

玄渊雷王发出一声巨大的“次”鸣,朝着第三层天昂头跃起,随即两条巨大前肢,直指上方的天。

“哞——”……

五大金龙曲脚而鸣,踏空疾射,迎头截杀向玄渊雷王。

天空中顿时凶戾绞杀之气大盛!

无数的蟋蟀、无数的金龙、无数的野雷、无数的劫雷,也在那玄渊雷王与五大金龙交汇的一刻,盘旋杀至中央,整个天之下,恶战全面拉开。

厮杀极为惨烈,整个空间就像一个混沌的水面,一个个黑洞从中涅灭出-dǐng-diǎn-小-説-来,就像是空间水面上,不时溅开的黑色油花。

玄渊雷王,以剧齿状的虫爪、和四瓣嘴唇的口器为武器,在五条金龙围成的大圈中冲撞厮杀着,每一次黑爪的扎入,它都要带出金龙体内几丈深的龙元,每一次口器的狠咬,它都要给对方扎下近百丈深的窟窿。

这些金龙,流出的不是血,而是金色的雷脉,这些雷脉像凝成的黄水一般朝外喷涌着,其中蕴含的雷元,不知道有多么庞大的力量。

五大金龙除了也用龙爪撕,用龙口咬之外,还能用龙角羝。

它们虽个人实力比不上玄渊雷王,但五者之力叠加起来,却明显要超过玄渊雷王一截,不消片刻,玄渊雷王已遍体伤残,雷肉与雷血,挂满了它的身体。

玄渊雷王流出体外的雷元,与金龙的有些不同,这些雷元不仅多了无数条细线状的血丝,有些还凝成了近似骨头的东西。玄渊以杀破苍天为欲望,以野性狂放为气骨,它已有情,所以它生出了血与骨头!

“咝咝咝、咝咝咝、……”

雷动肩膀上的丝丝,朝着天空鸣叫着,无数的雷蟋蟀已加入到决杀之中,丝丝也很想参与到决杀中去。

雷动却是不许,丝丝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他不想让丝丝去送死,而且即便丝丝去了,也根本影响不了整个战局。

丝丝倒也是非常在意雷动的想法,雷动不让它去,它便只是在雷动的肩膀上,保持着克制。

当玄渊雷王被五大金龙伤到了某个部位,大面积流出雷元时,丝丝就会忍不住震动着双翅,发出“嘎嘎嘎嘎”的响声,雷动真担心它会突然地飞出去,但丝丝仍旧没有这么做。

战斗没有最惨烈,只有更惨烈!

当玄渊雷王再凶残地咬嚼掉三个大金龙头时,它那庞大的躯体,已被泛着血丝的雷元染透了,原本的六只巨足,也只剩下最前面的三只了。

只剩下三只足、并且全身其他部位也已残破不全的玄渊雷王,已经没有能力,再咬嚼死最后的两条金龙了。

离战斗结束的时间已经不久,十七罗汉种和地仙府的七个妞,慌慌张张地朝着雷动所处的方向掠来,此层天中危机四伏,他们也不敢等到战斗结束,此刻掠向雷动,便是要撤退了。

“祈佛台,起!”

雷动冷冷地説了一句,脚下的祈佛台猛地飞起,他这次要彻底穿透这三层天,所以,是不会带着十七罗汉种回去的。

反正到现在为止,这些罗汉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至于他们怎么回去,雷动可管不着。

十七罗汉种脸色大变,有的朝着雷动惊叫,有的则开始朝着雷动求饶,求雷动不要抛下他们。

雷动只是冷漠地看着天际,如果这些罗汉种最初不是对自己拳打脚踢,如果他们是将自己当作朋友,那他自然也不会撇下这些人不管,但既然他们的初心便是不怀好意,便是要自己为他们替死,那他此时又何必管他们的死活?

倒是原本手拉着手飞到了窟窿口的青鸾小香,停下了脚步,朝着他们伸出了橄榄枝。

“喂——有顺风车搭,要不要搭啊,八颗二层天的天元圣果搭一人!”

青鸾小香是地仙府的,她们最厉害的东西便是飞行,此刻七个妞穿着的仙裳,就是飞行具装,因为只是沿路回去,她们还是可以顺路带些人的。

这个时候能想到砍人一刀,青鸾小香这生意经,也掐得太准了!

“八颗,妈蛋,我一共也才采了十颗而已,这么多,你去抢啊……”

“你还采了十颗,我恰恰就只采了八颗而已,如果都给了,那我不等于白来了……”

“青鸾小香施主,能不能商量一下价格……”

在众人的聒噪中,青鸾小香她那又清纯,又可爱,又像画眉鸟儿一样清脆动听的声音响起:

“喂——好像没人搭顺风车嘞——那十秒钟后,我们就走了嘞——

“十嘞——

“九嘞——

“八嘞——

“七嘞——

“六嘞——

“好嘞,人都到齐了嘞,快diǎn交车费咧——

“二嘞——

“一嘞——

“出发咧——”

随着青鸾小香的倒数,被宰的十七个罗汉种,乖乖交出了各自的车费,随后七个妞手拉手在中间,十七个罗汉种分两边,朝着那窟窿中跳了进去。

地仙府和白云寺的人,掐时间还是掐得很准的,他们一走,惨烈的战斗,便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玄渊雷王此刻只剩下了三只脚,它已经不可能,再将另外两条金龙给杀死了,此刻的它

,要么落入天窟窿回到老巢,等修复好元力后,再来与天争战,要么,它就要战死在这里。

“嘎嘎嘎——————————”

玄渊雷王没有回头看身后的窟窿,它坚决地昴起头来,朝着那三万丈高的天际,打开了它那对支离破碎得,基本上只剩下半只的翅膀,然后它再一次奋力地飞起。

它要用它的生命,来换得撕开一丈天的自由!

天已近在咫尺……

雷动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接下来的一刻,便是决定着他能否彻底地穿越这天,到天外去看看的一刻!

悬浮在虚空中的绝色少年,也盯向了玄渊雷王飞起的地方,只是他的眼神,明显没有雷动的那么急切,他应该也是关注这场战事的,但他只是在较为冷漠地关注着,好像对他而言,玄渊雷池能撕破天固然是好,若是撕不破也没什么大不了。

在那半只翅膀的奋力扑扇下,玄渊雷王的右前足,终于碰到了第三层天。

但也就是在那一刻,它那只剩下大半边的虫身一颤,却是已经被两条金龙中的一条,一口咬入了肉内。

渗着血丝的雷元,从金龙的齿缝中卟卟冒着。

另外一条金龙,也马上加入了这场雷王盛筳,疯咬在了玄渊雷王中间仅剩的一只脚上。

如果玄渊雷王低下头来,它还可以再与这两条金龙对抗,甚至啃噬掉其中一条金龙的脖子,但如果它这么做,那它便再没有撕掉那第三层天的机会。

天地之间所有的雷蟋蟀与野雷,猛地寂静了下来。

“次————————————————”

一声雷王的尖鸣刺啸九霄,玄渊雷王猛地将左前足,蹬踏在其中一条金龙的龙角上,随即那左前足再用力一撑,然后——它的胸部肢节,竟然在那奋力一撑下,裂开一个泛着雷光的环口。

它不顾那环口断裂的危险,竟是以无比残忍的姿态,再一次猛撑起了自己的左前足,然后它的胸部以下,便生生地脱离了他的头部!!!

借着身首分离的机会,它的两只前脚,终于抓在了第三层天上!

也不知道胸部以下消失后,它仅剩下的两只足,怎能还能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它竟是愤怒地将这两只足,扎进天之内,随即朝着两旁一撕!

“嗞————”

第三层的天,也终于被它撕开了一个缺口,虽然那缺口不足百丈,相对它来説很小很小,但它毕竟是撕开了!

最纯粹的天之外的气息,从那真正破开的天洞灌入了进来,雷动感受不到玄渊雷王撕开天后的神情,他只是看到,玄渊雷王的头部残体,从天上掉落了下来。

一旁悬浮在虚空中,只有雷动能够看到的绝色少年,竟是在此时,纯真地笑了。

“悸—————”

“轰————————”

顿时万千蟋蟀与野雷,朝着那掉落在天上的的玄渊雷王的脑袋,疯狂地飞去,它们声声地尖鸣炸响着,贴附在那巨大的雷王脑袋上,仿佛想要将自己化作雷王的一部分,又仿佛是要将雷王亲醒。

丝丝原本的”叽叽”声,也和别的雷蟋蟀一样,变成了此刻感情强烈到极致的“悸悸”声,它终于张开鳞翅跳离了雷动的肩膀,它要飞向那已死的玄渊雷王!

雷动一把伸出手,死死地抓住丝丝,玄渊已死,劫雷大盛,丝丝此刻若是去那里,肯定会和别的野雷一起,葬身在劫雷的刑杀下。

“悸——悸——悸——”

丝丝在雷动的手中挣扎着,脑袋直朝着雷王落下的地方钻,那黑黑亮亮的小眼睛里,竟然突然滑出了一滴晶莹的泪水。

达州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兰州治疗早泄医院
青海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鄂尔多斯白斑疯医院
甘肃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