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妻子嫌家庭条件不好卖掉儿子丈夫苦寻无果

2019-09-14 07:55: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妻子嫌家庭条件不好卖掉儿子 丈夫苦寻无果 09:53:00

  十多天的寻找并没有结果,孙欢友(右二)有些沮丧但仍在努力

  十多天来,马王堆陶瓷城,居民们经常会看到一名男子在小区里徘徊,有人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小偷?

  直到11月25日,社区工作人员带着这名男子挨家挨户上门找人,居民们才知道,原来他的儿子丢了。

  男子叫孙欢友,新化人。他说,今年8月,在他外出打工期间,才几个月大的儿子被老婆送给别人“领养”了。他得知真相后,迫切地想找回儿子。

  从聊天中得知“领养人”的地址可能在马王堆陶瓷城后,十多天前,在福建打工的他马上赶来长沙。本报向佳明实习生陈诗娴长沙报道

  妻子·送子

  发帖后将儿子“送人”说希望给他找个好人家

  孙欢友的老家在新化县上梅镇。4年前,那时候孙欢友还在新化当编外协警,周女士在县城开服装店。两人相识后坠入爱河,年龄相差十多岁的他们组建了家庭,不过两人并未到民政部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

  很快,孙欢友的女儿出生了。今年2月,孙欢友又有了一个儿子。为维持生计,今年5月,孙欢友到福建一铁路工地打工,留下妻子在家抚养两个小孩。

  孙欢友说,两人刚结婚时感情很好,但孙欢友外出后,两人的感情出现裂痕,“她对我不信任,说我在外面找女人,我们没有吵架,但不怎么说话。”孙欢友说。

  今年8月,孙欢友回了一趟老家,不过他并没有见到妻子和儿子,女儿则被送到了丈母娘家。孙欢友打了个给妻子,被告知正带着儿子在外面。孙欢友来不及细问,工地的来了,要孙欢友立即返回,于是孙欢友带着女儿去了福建。

  没过多久,孙欢友再次打给妻子,妻子告诉他,儿子被送到了父母家抚养。当时孙欢友并未怀疑,过了一段时间后,孙欢友打给父母,却没有找到儿子。孙欢友又打给妻子,在孙欢友的质问下,妻子说出了真相:儿子已经“送人”了。

  孙欢友的父亲孙喜宗说,儿媳周女士曾在一天晚上把孙子送到他家,没几天,老两口又把小孩送了回去。

  孙欢友说,妻子告诉他,儿子不是卖给了别人,而是送给别人抚养,对方拿了3万元“抚养费”给她。小孩被抱走那天,周女士还给孩子买了几百元钱的东西。

  “我问她为何要把小孩给别人,她告诉我,我们不可能在一起长久,少一个小孩对我们都好。”孙欢友说。

  11月26日,通过联系上孙欢友的妻子周女士。她表示很后悔,也希望把儿子找回来。周女士说,她觉得自己家庭条件不好,找个条件好的人家抚养小孩,对小孩好,对自己也好,于是她在上发帖找人领养儿子。

  找到了周女士所发的帖子,这个帖子是7月30日发出的,内容为:“儿子五个月,是我一个人坚持生下他,希望条件好、没有生育能力(的)家庭领养,拐卖(的)走远。”

  这时,有人联系上周女士,双方通过进行交流。达成一致后,今年8月份,对方到了新化,抱走了孙欢友的儿子。

  丈夫·寻子

  找了十多天一无所获对方地址和姓名可能都是假的

  得知真相后,孙欢友急切地想要找回儿子。

  孙欢友骗妻子说,他能理解妻子的行为,他不会把儿子要回来,只是想看看儿子,希望妻子把对方的号码给他。

  经几番劝说,孙欢友拿到了对方的号,这个人名叫“雪儿”。在雪儿的空间里,孙欢友发现了儿子的照片,随后他将照片转载到自己的空间,但很快,这些照片被删掉。

  这时,孙欢友发现对方的签名为“儿子的生日到了,送什么礼物给他呢”。孙欢友心生一计,他以好友的身份提出想看一看孩子,但遭到对方拒绝。孙欢友又提出准备了一对金娃娃,想送给小孩当生日礼物,这位友才给了孙欢友一个地址:长沙市芙蓉区马王堆陶瓷城×区×栋,对方自称叫吴××。

  孙欢友如获至宝。十多天前,他从福建赶到长沙,根据这个地址展开寻找,但多天来一无所获。

  11月25日,孙欢友和妻子周女士在芙蓉区火星街道兴和社区计生专干林培的陪同下,来到地址中的楼栋挨家挨户敲门寻找。林培说,社区居民很配合,都愿意提供身份证给他们核实,但没有发现抱走小孩的友。林培说,社区对流动人口都有登记,但没有找到吴××这个人。如果孙欢友能提供对方的身份证号,就可以通过系统查到这个人在全省范围内的流动情况,否则社区也没办法。当日,民警也过来帮孙欢友寻找儿子,还是没有找到。

  该楼栋的一名房东说,最近一段时间,他没有发现有人带着几个月大的小孩出现,对方给孙欢友的地址和姓名可能都是假的。

  孙欢友说,这十多天里,他整天都处于“希望瞬间变失望”的状态,“有时候没了方向,我就独自一人在街上四处游荡,希望能撞见我儿子,像没了魂一样。”

  11月26日下午,孙欢友在长沙市雨花区走了整整一下午,还是一无所获。晚上10点,孙欢友决定暂时乘火车返回新化,因为妻子告诉他,几个月前对方曾打过一个,他们希望找到这个号码,联系上这位友。同时,对方与妻子还曾到医院给儿子做过体检,他想知道,医院是否还留有这位友的影像资料。

  如果这些方法都没用,孙欢友决定再回长沙,继续找下去,“不管多久,我都要找到我儿子。”

  [聊天记录]

  孙欢友(名“放肆的青春”)以买儿为由与领养联系人“雪儿”聊天,以下为部分记录。

  放肆的青春:我是想请你通过上帮找买(卖)儿子(的人)啊!

  雪儿:你自己去搜。

  放肆的青春:你那男(孩)买了几万(几万买的)啊?雪儿:我给我那个亲戚找了一个那么便宜的崽,还开车去接,五个小时的路。

  雪儿:三万。(编者注:括号内为语法修改)

  这次回去后如果还找不到线索,我会再回长沙继续找。不管多久,我都要找到我儿子。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孩子经常积食怎么调理
卒中的最严重危害
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