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全球火电行业最大二氧化碳捕集装置建成投产

2019-07-17 21:04: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碳捕集 规模化生产迈出实质一步

  1年半前,在北京东郊华能北京热电厂,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到了国内首座燃煤电厂烟气二氧化碳捕集示范装置。

  据该示范项目负责人的蒋保平介绍,该二氧化碳回收装置的设计标准仅为3000吨/年,比起华能北京热电厂年排放二氧化碳400万吨的现状,这样的装置明显更多地停留在示范意义上。

  如今,这个装置运行效果如何?7月初,再次拨通了蒋保平的。另外一端,蒋保平的回答使人振奋:二氧化碳捕集已经从 示范 走向了 规模化 生产 华能上海石洞口第二电厂的脱碳装置已建成投产,该装置年产高纯度二氧化碳10万吨,不仅是全球火电行业目前最大的二氧化碳捕集装置,而且开创了我国燃煤电站对二氧化碳规模化捕集和生产的先河!

  从远处望去,华能上海石洞口第二电厂脱碳区域面积约有半个足球场那末大,全部生产现场的管道纵横交错,乍一看犹如小型化工厂。据悉,整个装置采取了目前国际上燃煤电厂普遍采取的化学吸收法,即在对烟气进行、除尘、的基础上,采取化学吸收法实现脱碳。

  脱碳装置就好比给燃煤电厂这个大排放源戴了个大口罩,通过过滤把对环境没有任何影响的干净气体排放出去,而把二氧化碳留下来集中处理。 电厂工作人员告诉,通过这样的 抓捕 进程,就可获得纯度大于99.5%的二氧化碳,再经过压缩、精制,最后可产生到达食品级标准的、纯度为99.9%以上的二氧化碳液体。

  二氧化碳捕捉到了,接下来要如何处理呢?一个共同的问题摆在了各方面前:再大容积的储存罐,对于二氧化碳的贮存也是有限的。对这个世界性难题,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曾表示: 对中国来讲,首先要把利用放在前面斟酌。从长远来看,能用掉的二氧化碳很少,但起步的时候,要先立足于 用 。

  专家介绍,二氧化碳的工业用处非常广泛:在机器铸造业,二氧化碳是添加剂;在金属治炼业,特别是优良钢、不锈钢、有色金属治炼,二氧化碳是质量稳定剂;在陶瓷搪瓷业,二氧化碳是固定剂;在饮料啤酒业,二氧化碳是消食开胃的添加剂,做酵母粉,二氧化碳是促效剂;在消防上,二氧化碳是一种高效的灭火剂。

  据悉,目前上海市每一年的二氧化碳用量大约为15万 18万吨,华能上海石洞口第二电厂的碳捕集量就为10万吨/年,可以满足全部市场需求量的近2/3。

  更大程度上是发挥其替换效应,从而实现碳减排。 华能集团公司华东分公司总经理李树青表示,目前,市场供应的二氧化碳产品中,有相当一部分来源于燃烧天然气、燃烧石灰石、开采二氧化碳气田等以生产二氧化碳为目的的制备方式,电厂捕集二氧化碳并进行精处理后,可以替代原有的二氧化碳生产方式,达到碳总量减排的目的。 对二氧化碳捕集产品进行,实现总量控制和二氧化碳产品资源化,是目前国际上燃煤电站实现碳减排的主要的处理方式。

  目前,华能集团的碳捕集技术已走在国内前列,与国际水平基本同步,但居高不下的建设成本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二氧化碳捕集装置的运用,国内电厂碳捕集项目仍然是凤毛麟角。

  高昂的成本只是制约碳捕集技术迅速推行的重要原因之一。 西安热工研究院总工程师许世森表示,不像在技术已很成熟的情况下,国家出台了强制标准,并给予了适当的电价补贴。而脱碳技术才刚刚起步,更需要国家在政策上的倾斜。

  此外,英國、澳大利亞等國已著手建立碳捕集相關法規和標準,我國這方面尚未起步,監管部門很難對碳捕集的選址、運輸、運行及后續活動進行科學評估和管理。許世森指出,應從戰略布局動身,針對二氧化碳的捕集、封存及利用作出計劃,并協調各方面關系,打造真正的碳減排產業鏈條。

为创业者赋能
微众银行2018年营收破百亿业绩大涨的背后谁在助力
微众VS网商2018年报:不经历风险周期不足以谈不良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