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难啦

2019-10-12 21:22: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见父亲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犹如炒豆子炸响个没完,听在耳里,仿如听到鲁美姣唱的花鼓戏。队委会的一帮人见了,赞赏地直点头。尤其队长,听了会儿,喜笑颜开,心中同时有了计较。队长又听了会儿,这才不舍地走去开会了。

傍晚,队长踏着满地的夕阳回了家。走到塆子中,停下脚步想了下,一甩袖子,背起双手,去了父亲家。

此时,父亲母亲正坐去桌前,刚准备动筷子吃饭,队长走进来了。

母亲见了,连忙笑问道:“二伯,吃饭哒?”

父亲掉过身子,看了队长一眼,转头瞪着母亲,埋怨道:“么尽说些鬼话?他郎开完会才回来,估计连家门都还未进!”说着,站起身,赶忙拖过一条板凳,连声邀请,“你郎坐,随菜便饭,也没得么好吃的!”转头见母亲还站在原地,不满地道,“紧站倒搞么家?快去拿碗筷嘚!”说着,又掉转头,冲队长一笑,显出一脸的难为情!

母亲这才转过身,小跑着去了厨房。

队长二话不说,也不说句客套话,施施然地坐了下来。

父亲连忙走去碗柜,翻找了一会,拿出半瓶酒,一脸喜色地道:“搞一杯?”见队长点了下头,又伸手摸出两个玻璃杯,关上柜门,走过来,放了一个在队长面前,另一个放下了自己的位置上,小心地替队长斟上一杯,走到自己座位前,站着,斟下了瓶中仅剩的一点酒。

队长瞟了一眼,指着自己面前的杯子,笑着说道:“这多?”

父亲放下空酒瓶,坐下,笑着回道:“不多不多,你郎也难得到我屋里吃餐饭,多喝点,只是无菜的寡酒。”

队长听了,也不再推辞。

这时,母亲拿了碗筷走了来,笑着放在了队长面前。

父亲看了母亲一眼,笑道:“去搞碗鸡蛋汤来,二伯他郎好下酒!”

母亲“哎”了一声,转身又去了厨房。

队长连连阻止道:“算哒,算哒,一桌菜!”

母亲却未停步,依然去了厨房。

父亲端起杯,劝道:“你郎喝嘚?边吃边等!”

队长端杯呡了一口,又随着父亲的指引,搛了一筷子菜,填进了嘴里。

父亲只是一个劲地劝,也不说话,只是时不时地偷瞅队长一眼。

过了一会儿,队长咽下口中的菜,看着父亲,说道:“你来当这个会计吧?”

父亲一惊,却还是答道:“有嘚,赶谱搞的蛮好!”

队长轻拍一下桌子,不满地道:“他?”

刚想继续说,母亲端来了鸡蛋汤。

父亲连忙起身,伸手挪开菜碗。

母亲连忙放下了。坐回了原位。

父亲也适时坐了下来。

场面一时寂静了。

母亲忍了忍,却还是开口道:“二伯,你郎不能害他吗?”

父亲一听,连连咳嗽。

母亲却不管这些,还是继续说道:“自从他去清赶谱的帐,赶谱见到我们,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

队长一拍桌子,大声嚷道:“他也该对得起人嘚!”呡了一口酒,又道,“以前,还想培养他入党,可现在,帐面不清,每回去开会,都要挨批!”说着,又呡了一口。也许是吞咽的急了点,呛得连连咳嗽。两边的唇角都有酒水溢出。队长也不去擦拭,任由酒水滑下,滴落在胸前,洇湿了一大片衣衫。

父亲听了,好奇地问道:“今日,又……?”

队长点一下头,又呡了一口。只是愣愣地看着面前的菜碗。

父亲母亲对视一眼,也不再说话,只是轮番劝着喝酒,吃菜!

队长只是不停地呡酒,也不吃菜。当呡尽最后一滴酒时,队长站起,一脸酡红地走了,身子还一摆一晃。临走出门时,又转头看着父亲,一字一句地叮嘱道:“你可不能像他,也把老子抬到河里洗澡!”说完,脚步踉跄着走了。

父亲母亲又对视一眼,也不说话,只是坐下那儿,发呆!也无心再去吃饭!

那碗蛋汤,却依然有热气上升,飘散!

天边,却仍残留着一抹红,竟煞是惹眼!

共 1 6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俗话说,大头兵好带,草鞋兵最难带。在农村担任一个队的队长,在大集体时期,要安排好队里的生产劳动,还要时时处理社员之间的矛盾冲突,实在不容易。那时人们的文化水平普遍较低,担任村会计的自然也是如此,兼之有些人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私心。因此,账目上难免会出现一些混乱,连带队长都要被上级领导批评。在村里,队长想适当地处理好这些事,也很不容易。真是难啊。【编辑:平淡如水】

1 楼 文友: 2018-12-2 18:1 :46 在农村,要想找一个合适的村会计,往往很不容易。 不与他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回复1 楼 文友: 2018-12-2 20:4 :58 多谢,问好!

2 楼 文友: 2018-12-2 19:10:48 距离我比较遥远的事情,了解一些,感谢作者! 但凡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 (尼采)

回复2 楼 文友: 2018-12-2 20:44:18 多谢,问好!

湖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巢湖治疗盆腔炎费用
廊坊治疗盆腔炎医院
湖北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巢湖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