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苍白之手 第二百九十三章 蜘蛛森林

2019-10-12 20:50: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白之手 第二百九十三章 蜘蛛森林

“嘎啦……嘎啦”

致命危险降临,狡诈的织蜘蛛蓦地伸出手臂粗的肢足,牢牢地抓住地面,尖锐的口器不时磨动着,发出刺耳的嘶鸣。

可惜,隔着暴烈的狂风,即使它拥有范围很广的复眼视野,也看不清楚真正的目标所在位置。

“风力不够大!”鲁斌手指摩挲着,突然打了个响指,胯下的挂甲蛮猪立即听令,不断加快速度,朝织蜘蛛抓紧地面的一侧肢足撞去。

硬如山岩的几丁质外骨骼,即使挂甲蛮猪刀剑似的獠牙也伤害不了,可是它的关节部位没有任何保护,在吨位级力道冲撞下,顷刻间折断,腥臭的汁液四下溅射。

鲁斌微微眯着眼睛,目睹织蜘蛛身体一侧,三根深深刺入泥土,抓紧地面的粗壮肢足,被挂甲蛮猪的蛮力,接连撞击崩断。小马驹似的身躯失去平衡

,再也扛不住狂暴的风力,转眼间被卷进风柱里。

更惨的是,吸足猎物汁液的腹部,过于沉重的缘故,竟然无法带上去,当即连接部位截断,猩红惨绿的汁液洒地遍地都是。

“这头怪物凭藉身躯轻盈,在树林里往来自如,狩猎的速度又快又狠,没有想到吧,最大的优点也是缺陷所在。就在搅拌机似的旋风里,被凌迟切成碎片吧。”

鲁斌摊开左手,旅法师之书凭空出现,开始收割织蜘蛛的本源,与第一次远征不同,鲁斌已经毫无顾忌,连它的灵魂都不准备放过。

织蜘蛛被风柱携裹,吹上离地十米的低空,被锐利的风刃不停切割,鲁斌隐约看见,怪物硕大无比的身躯,以眼睛可见的速度不断缩水变小。

血肉之雨纷纷扬扬洒下,鲁斌趁机通过旅法师之书,将新地牌“黑水沼泽”召唤出来,铺展在面前不远处,承接着织蜘蛛的残骸。

稍后,一股股热流涌进体内,鲁斌闭上眼睛,享受全身浸泡在温泉中的感觉,舒服地快要呻吟出来。

“散!”鲁斌一声令下,千年古树粗细的风柱,瞬间失去维持的源泉,悄然散开渐渐消失。

鲁斌随即命令战斗奴隶,手持熊熊燃烧的火炬,将树林里的蛛简单清理,顺带在林中寻找牺牲者的遗物。

这种活非常轻松,又有丰厚的油水可以期待,战斗奴隶忍不住欢呼连连,随即从树林的外缘绕圈清理,就像剥圆葱似的,一层层地挺进,直至彻底清理干净为止。

卡西欧还沉浸在刚才的战斗中,少女科瑞秉承着女神的谕示,目光闪动地望向被选者:“操控自如的旋风之力,应该是预定由阿尔泰亚继承,没想到被你中途截走?”

鲁斌轻轻点头:“希拉岛的英雄,拥有风、水两种神力,我在其中截流部分风之力,只要不触及水,想必在容忍的范围之内。”

少女科瑞叹了口气:“真谨慎!即使是深受神恩的阿尔泰亚,也不能将风之力操控地如臂膀使唤手指般轻易。你真的是凡人?”

“一切如你所见!我的所作所为,都是顺应女神殿下的谕示。为了不远将来的诸神之战,我必须搜集、储备足够的神赐恩典。”

少女科瑞的眼睛,迅速浮现出一层晶光:“希拉岛的荒野怪物,都是大地撼动者的杰作,试图染指造物的领域。尽管海洋乃孕育一切生命的源头,祂也有力所不及的地方。按照统治区域推断,大地撼动者仅仅支配近海、岛屿、海洋生物,古老的深海,所有海妖的母皇,至今都在反抗海神的统治。”

“明白了!我会加快速度解决荒野的怪物,稍后会离开希拉岛,前往其它区域,竭尽全力铲除碍眼的怪物。”

处于灵降状态的少女,在远离阿特拉斯城的范围,神情变得更加轻松,似乎摆脱了某种无形的压制。

她的目光从被选者的眼睛,转到不停冒着浆泡,逐渐吞没织蜘蛛残骸的沼泽,淡淡的黑暗气息令她略感不快,可是弥漫在树林里的死亡之力,由于蛛被火把烧烬得以释放,离开腐朽的尸骸,如倦鸟归巢般的冲进沼泽里。

垂垂老朽的树林,以眼睛可见的速度恢复元气,清新的自然气息渐渐弥漫滋长,这一切都令女神的分身感到欣喜和快慰。

“死亡也是生命周期的一环,森罗万象的大自然,季节的交替维系着生命的循环。唯有永生的神灵超然其上,其余凡物终归衰朽消亡,此为不可违抗的真理。腐朽之物成为新生的土壤,经历无数时光,不断更新替换,以此维护万物存在的根基。”

鲁斌忍不住开口询问:“我的女神殿下,你是否有所发现?”

浪花泡沫之女的灵降者轻轻点头:“有些神祇依靠崇拜者生存而生存,随着他们的死亡而消逝。有些神祇则有永世无穷的神性而长生不朽。我的神性来自你随处都会见到的美,这种美仅仅是属于人世凡俗,比不上多姿多彩的大自然。我已经发现突破口的所在,如果能够顺利完成,我会成为真正的永生神灵。”

稍后,鲁斌就看见少女科瑞的眼睛,薄薄的晶光迅速褪去,立即明白浪花泡沫之女已经悄然离去,暗中喘出一口长气。

直至深夜,战斗奴隶才将蜘蛛树林清理干净,死亡气息蜂拥而来,沉淀出稀薄的负能量,令黑水沼泽面积再次扩大。

同时,鲁斌掌握的部分死亡法则,由于足够多的负能量作为源泉支撑,“死亡凝视”从每天一次,变成最多每天三次。

战斗奴隶收集的物品种类繁多,生锈的武器,轻度腐蚀的皮甲,由鲁斌做主分发下去,迅速地将他们武装起来。

飞禽走兽的残骸,肯定交给树林自行消化,至于人类牺牲者的尸体,鲁斌上前亲自辨认身份,给予他们符合生前社会地位的墓葬。

碍于织蜘蛛的领地意识,蜘蛛森林连荒野常见的蚊蝇都没有,鲁斌也知道“随从”和战斗奴隶,经过长途跋涉确实疲累不堪,就让他们在树上歇息。

鲁斌通过旅法师之书,将地牌“黑水沼泽”收起,随即森林地表出现面积将近五十平方米的空地。

这个举动就像挤破疥疮里的毒汁,剜走腐烂的坏肉,剔除关键的病根,蜘蛛森林从此彻底脱离腐朽的命运,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气象。

“果然不出我的意料!人还是做好事才能有好的回报,承受此世的死亡之力,以此奠定我立足的根基。按照计划进行下去,我与冥界会有非常深厚的联系。”

鲁斌蓦地想起双蛇杖,本体手头上唯一具现的神器,缺乏必要的神性而显得空乏,估计只有全盛时期的一成神威,却是最佳的容器和种子。

“神的使者拥有冥土引导者的权柄,幸好没有把双蛇杖带进这个世界,尽管不可能混淆,我却担心会被祂发现,进而被强行夺走甚至占有。”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有医保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郭红利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看病贵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陈军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医保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