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绝代玄尊 第1926章 三司审案

2019-10-12 21:40: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代玄尊 第1926章 三司审案

满座皆惊,最震惊的却是坐在椅子上的刑部尚书邢满天,听到这个声音他就愣住了,一下子站了起来,激动的看着进来的人。

而旁边三司大人和常五刀也愣住了,他们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竟然一下子就认出了刑尚书的身份,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正在这时,一个衙役跑过来,对着万文轩说:“大人,戍京军副将盖池大人来了”

“盖将军来了”万文轩又吓了一跳,瞥了一眼旁边神情有些松缓的常五刀,也明白是这个家伙叫来的人了,苦笑着说:“我知道了,我马上出门迎接。”

别看是副将,那也是从二品的大官,他这个四品官见了还是要拜的,一帮官员除了玄宝和邢满天,全都迎了出去。

堂内还站着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的是玄宝,也不管坐着的那个人,只是扭过头看着衙堂内的布置。

这是刑法司用来审案的地方,在督察司也有这么一处衙堂,剩下的就是京都府衙了,在整个京城,就有这三处衙门,整个京都城大大小小的案子,根据性质不同,都被分做这三处来审理,其他地方职权再大,也没有资格审理案件。

刑满天的眼睛一直看着这个年轻人,他刚才听到这个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可是却想不起从哪里听过,看他模样陌生,也不记得在哪里见过。这么一个人,居然搞出这么一个阵仗,还真有点匪夷所思了

所幸刑满天虽然为人刻板,却也不是眼高于顶的人物,见着年轻人没有说话,他便开口主动询问:“这位公子是”

“你是来为常五刀求情的”玄宝没有理会他的问话,直接扭过头,看着反问了一句。

刑满天面露不豫,他再不会位高势大,也是刑部尚书,从一品的大员,被一个不知底细的少年这么问话,也会非常的不舒服,黑着脸说:“那什么常五刀的,我不认识。只是这万文轩是我的学生,路上偶遇,便被他请来。只是坐堂听审,结果如何,并不插手”

玄宝听他这么一说

,这才面色松缓,点点头,正想着说话,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洪亮的嗓门。

“你他娘的,就没有让老子省心的时候不知道现在军中正在操练嘛,老子私自出营,回去肯定要挨军棍的”

“都是下官的错只是这一次,下官实在是心中没底,这才着人请来了将军,等此事一了,下官登门给将军赔罪”

“用不着了,老子军棍那时候都已经吃了,还用得着你赔哪门子罪”

“将军说笑了,谁不知道盖将军爱兵如子,也是大将军的心腹爱将,哪里敢舍得打你”

“少他娘的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军中的事情你知道个屁帮你是帮你,老子犯了军法,这二十棍肯定是挨得,一棍都少不了你常五刀是我的救命恩人,现在出了事,我若是不管,也枉为人了”

一边说着话,一边就走了进来,玄宝马上看到了盖池,他对这个人还是有着很深的印象。

真正从冥湖出来的老卒,玄宝一个都忘不了。当年玄寅第一场大战,盖池还是玄武兵团的校尉将军,现在已经变成了戍京二十万大军的副将了

这人个头不高,但是身体很是壮实,左脸上有一道从嘴边到耳后的疤痕,应该是箭矢留下来的,让他的整个人看起来比较凶恶,加上他说话一向是声如洪钟,所以一看就知道是一员猛将

冥湖出来的老卒,又有哪个不是猛将当年举兵时的五万人,活到现在的,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可是个个都成了将,也是现在玄军的军魂

盖池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前面的刑满天,彼此也是认识,拱手对刑满天说:“我说刑大人啊,我这兄弟不就是看上了一个娘们嘛,多大的事犯得上摆出这阵势吗三司都来了,连您这刑部尚书都亲自过来,这是搞什么至于吗”

感情这家伙把邢满堂当成了主事人了,虽然在官职上比人家低两级,可是行伍之人向来就有这么一种臭脾气,不轻易向文官低头,所以盖池对刑满天也只是拱手施礼。

对于这个,刑满天也不以为意,只是这莽夫把他当成主事人就有点冤枉了,当即皱着眉头站起来对盖池说:“盖将军弄错了,老夫来这里,只不过是和学生闲聊几句,并不是来审案的”

一直小心跟在旁边的万文轩赶紧再旁边解释:“老师是被下官在半路上请过来的,只是来这里叙旧,并不参与审案,将军误会了。真正要主审的,还是这位公子”

盖池这才看到了站在堂中的年轻人,只是觉得陌生,眉头一皱,对旁边的人问了一句:“他是何人”

众人面面相觑,全都摇了摇头。盖池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众人,难以相信的说:“你们并不知道他是谁,就把人都聚起来开始审案了还把我和尚书大人都请过来给你们压阵你们三司平常就是这么干活的审案这已经是案子了可有原告可有被告可有证人证物要是这样就能审案的话,你们三司的人没有被累死,还真是奇迹了”

三司的三位大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被骂的连话都不敢说。这事也确实从头到尾的透露着诡异,自己好像总在害怕什么,可是仔细想来,却是什么都没有,自己在怕什么

只不过是这个年轻人在装腔作势的说了几句话,甚至连人都没有见着,自己这堂堂五品官,就被摆布的跟木偶人,这事不只是邪门了,还很丢人啊可谁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么乖乖被摆布了,眼下该怎么办,谁也不知道了

常五刀有盖池做后台,现在底气也上来了,看到将军和尚书大人全都不认识这个年轻人,也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心头一寒,刚想对那年轻人说话,却见那年轻人转过身来,正视着盖池,面对这么一个将军,一点害怕的神情都没有,嘴角竟然还露出了一丝冷笑

“盖池将军还真的是义薄云天啊军队还在操练,你就出营办私事了军法是二十军棍好,回去以后告诉伍福,惩罚加倍,那多出来的二十棍,就是办你军伍插手地方政务如有下次,罚你滚回冥湖,继续做你的大头兵”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此人是谁为何有这么大的口气常五刀张嘴怒骂:“你个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野”

不等他说完,盖池已经反手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然后神色惊恐的看着那年轻人,张嘴说不出话来。

旁边的刑满天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神情激动,看着年轻人一眨不眨,把众人看的都有些奇怪,可是心中却更加害怕了。

年轻人冷哼一声,看着盖池说:“打下了江山,就觉得你们了不起了就应该趾高气扬了看看你们做的事,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强抢民女,你们真的以为,你们代表了玄朝的王法,可以任意胡来了吗冥湖举兵五万人,到现在还剩下三千多人,盖池,想想那些离开自己的兄弟,由得你这样胡来他们用命换来的铁律军纪,由得你这样践踏”

“噗通”盖池跪在了地上,嘴里悲喝一声:“皇上,末将罪该万死”旁边刑满天也跪在地上,浑身哆嗦着说:“参见皇上,老臣该死老臣该死啊”

皇上这年轻人是皇上不只是剩下的那四个人,包括两边的那些衙役,全都跪在了地上,嘴里大声说着:“叩见皇上”

“哼”玄宝重重的哼了一声,也没有让众人起来,只是看着众人说:“要不是今日微服私访,我还不知道诸位大人把我们玄军数十万弟兄用性命打下来的江山,攻下来的京都,治理的这么井井有条啊好一个国泰民安京都守备大人看上的女人,竟敢不识好歹那就抢了去皇城司小舅子开了一家妓院,争不过倚翠阁,就带着门军直接把人家的楼给砸了还死了两个人,重伤三个督察司副使要扩建宅子,占了邻居的地皮,被人家上告,就寻了个缘由,把人家一个五品官给打进了大牢你们还真的是朕的好臣子啊”

“皇上息怒臣等罪该万死”众人全都跪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个个脸色苍白,大汗淋漓

没想到皇上经常不在宫中,却并不是睁眼瞎,这发生在眼皮子地下的事情,他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如果这些事情被追究,在场的一个都脱不了关系

谁的手底下干净仗打完了,该论功行赏了,可谁的心里会对到手的荣华富贵感到满足人心不足蛇吞象,再说了,这眼前边的便宜,不占白不占,你当个正人君子,别人还笑话你胆小如鼠,越活越倒退了

天子脚下怎么了反正皇上又不在宫中,忙的都是凡人所无法去想的大事,这些蝇头小事,皇上才不会去管

所以大小官员们,要说谁一件营私枉法的事情都没有做,还真不会站出来几个。

“寅朝是怎么完的,我想你们比我更清楚那些你们曾经痛恨的贪官污吏,可是你们的前车之辙现在再看看你们的所作所为,谁能做到无愧于心”玄宝一声厉喝,把跪在地上的人吓得浑身哆嗦,更是不敢抬头。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玄宝对面前众人说:“行了,你们都起来吧今天审案,我跟刑尚书一样,只是坐堂旁听,你们三司的人就放心去审,是对是错,我都不会插嘴”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收费贵吗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检查预约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收费标准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收费情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