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信威集团巨亏29亿:停牌两年遭ST 曾筹500亿美元开凿运河

2019-05-17 15:30: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旧忧未去,又添新愁。

近日,北京信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威集团”)发布2018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4.99亿区块链+物流-打造智能物流可信生态网络元,同比下降22.87%;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为28.98亿元,同比大降65.21%。

官网资料显示,信威集团成立于1995年,于2003年成功上市,之后于2014 年9月完成重组。截至2018年底,信威集团拥有员工1428人。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均为神秘商人王靖。王靖现年47岁,2018年从公司领取的薪水为50.53万元。

信威集团实际控制人王靖

此前几年,王靖曾因获得尼加拉瓜运河年运营权而名声大噪,据称该项目总耗资额高达500亿美元。2016年底,因一则媒体质疑,信威集团宣布停牌核查,并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继续停牌至今,时间超过两年。

根据年报,信威集团2018年净亏损28.98亿元,2017年亏损金额为17.54亿元,由于连续两年亏损,信威集团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雪上加霜的是,公司2018年年报还被致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致同”)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部分会计师对时间财经表示,根据证监会规定,此类意见要风险提示,也就是ST。已经ST的,交易所有权决定暂停上市。基本上,实在抢救不回来的会计师事务所才会出具此种意见。

值得一提的是,自今年2月起,多家公募基金大幅下调信威集团估值。其中,新华基金、汇添富等给出了5.76元/股的估值,接近信威集团停牌前14.59元/股的9个跌停板。

关于公司停复牌及年报审计等问题,时间财经以个人投资者身份致电信威集团董秘办公室,相关人士回复称,停复牌属于重大事项,公司会以公告形式披露,上一次股东大会审议的是停牌不超过5月28日。关于上述“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该人士称审计师可能有他的评判标准。

神秘的“买方信贷”

财报显示,信威集团2018年营收及净利润较2017年均大幅下降。据公司称,主要是特殊原因导致:由于公司在年报截止前,相关项目买方信贷贷款尚未放款,公司尚未回款。根据此情况,公司审慎考量了乌干达等项目收入确认条件,对相关已发货收入在2018年年报中继续未予以确认。

所谓“买方信贷”,主要是指出口国银行向境外借款人提供的促进进出口国产品、技术和服务出口的本、外币贷款。由于信威集团拥有较多海外项目,公司在项目实施中普遍采用买方信贷模式,作为买方信贷的担保方,公司以质押及保证方式提供担保。

通信设备、软件销售是信威集团最主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按照业务模式划分,公司业务主要分为海外公网、国内行业专上海永柏资本陷入66亿元兑付危机,办公室已人去楼空网和无线政务网及特种通信等。海外公网业务及“买方信贷”,正是此前市场质疑的焦点。

信威集团在年报中称,由于电信行业项目具有一次性投资大的普遍特点,加之公司主要目标客户一般为移动宽带数据和移动互联网基础薄弱,或渗透率不高的国家或地区,以及电信业务竞争不充分的国家或地区的新兴电信运营商,普遍资金实力较弱。

基于此,在海外公网业务中,信威集团主要通过国内外普遍应用的买方信贷业务模式帮助其向采购产品的海外电信运营商取得发展资金。

关于海外项目最新进展,信威集团称,2018年,智力、肯尼亚等项目取得阶段性进展。在柬埔寨、尼加拉瓜等项目中,公司继续立足客户需求,为客Uber上市首日跌破发行价 市值不足700亿美元户提供定制化的“电信+互联网“解决方案;坦桑尼亚、俄罗斯和乌克兰等项目公司正配合客户推进McWill网络建设工作。

此外,期间费用方面,公司销售费用同比增长133.99%,增加1.87亿元;管理费用与研发费用同比分别减少20.60%、28.02%;财务费用同比下降自比亚马逊,Uber是鸿鹄之志还是好高骛远?70.72%,减少6.95亿元,一方面由于本期汇率变动导致汇兑收益大幅增加,同时利息收入金额较大所致。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公司研发投入为1.63亿元,在营收中的占比达到32.81%。

关于重组事项,信威集团称,截至年报披露日,公司已收到北京市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下发的文件,经报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简称“国防科工局”)批准,国防科工局原则同意本次资产重组。同时,重大资产重组相关的各方仍在积极推进重大资产重组相关工作。

重组无进展?

致同之所以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是大额资产减值准备计提的合理性。根据财报,信威集团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24.47亿元,较2017年大幅增加,主要系公司对与海外项目相关的部分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单项计提了坏账准备,以及对部分发运至境外的部分存货计提了跌价准备。

上述应收款项及存货均与信威集团海外业务相关,公司管理层执行减值测试的假设主要系于对海外项目的未来判断。致同表示,他们未能取得上述减值测试结果合理性的审计证据,因而无法确认相关资产减值准备计提的准确性。

与此同时,致同对部分存货亦未能实施必要的审计程序。财报显示 截至2018年底,信威集团共有6.46亿元存货放置在相关客户处。致同表示,他们未能取得与上述存货相关的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因此无法确定与之相关的财务报表项目是否存在重大错报。

信威集团股票年K,停牌前市值427亿元

此外致同认为,财报还存在与持续经营相关的多项重大不确定因素。具体而言,信威集团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亏损28.98亿元,于2018年底公司各项有息负债合计94.20亿元,其中将于2019年内到期的各项金融负债及其他借款合计为83.36亿元,应付利息金额为5.80亿元。

根据财报,信威集团为海外项目运营商和其股东提供了质押及保证担保。截至2018年底,相关担保金额约141.85亿元,致同认为公司未就该等事项确认预计负债,而担保无法在短期内解除,若信威集团最终承担相关担保义务,将发生巨额损失,对其持续经营能力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由于信威集团存在多项对财务报表整体具有重要影响的不确定因素,虽然管理层已披露拟采取的改善措施,但截至年报披露,致同仍未取得与评估持续经营能力相关的审计证据,因此无法判断管理层运用持续经营假设编制2018年度财务报表是否适当。

致同会计师事务所给出的结论是,“信威集团2018年买方信贷业务依然处于停滞状态,相关重大资产重组事宜无确切进展,面临退市风险”。(北京时间财经 胡飞)

【首发】智能家居企业欧瑞博完成1.3亿元C轮融资,美的置业、红星美凯龙领投乐视网“最后一日”难挽败局:1700亿市值剩67亿“互联网女皇” 玛丽·米克尔旗下新基金融资 12.5 亿美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