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新加坡幸福社区的组织基础

2019-09-18 03:15: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加坡幸福社区的组织基础

  作为吸纳和整合人民大众政治参与的制度化渠道,新加坡政府及其执政党搭建了一张基层组织之。这个组织络的主要特征,可以概括为双轨互动、上通下达、多点对接、分类整合。这张组织络在时间上最稳定,在空间上最靠近群众,在内容上最丰富,在功能上最全面:既重解决实际问题也不排斥情绪宣泄,最大限度地将潜在的政治问题转化为行政问题,把可能的矛盾、纠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并且能够在发生经济危机之际发挥社会救助功能。

  将群众路线注入社区中心

  共产党教会了人民行动党如何搭建组织络,主要做法是开办各种夜校,向人们提供各种职业和生活技能培训,将小商贩、小市场、大超市、咖啡店、餐馆、零售商、小商贩公会、宗乡会馆、校友会、工会等各色人等,都有效地组织与动员起来,建立起为自己争取民众支持的基层组织络。这张组织络的成功之处就在于牢牢控制基层:它面向基层民众,坐落于基层民居,时间与组织形式也充分制度化,还具备真正解决民众日常问题的财政能力和行动能力。

  人民协会是这张基层组织络的最核心节点,目的是用共产党的方式,与共产党争夺民众的政治支持。人民行动党建党的前十年(),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下层华人成为主要的政治支持力量。年间,这个强大的政治支持主要是党内的共产主义派争取来的。1960年初,社阵宣布退出人民行动党,放弃国会议员席位,人民行动党失去了与农村基层民众的联系渠道,迫切需要重建自己的社会基础,争取大多数华人的支持。于是,1960年7月1日,人民协会建立起来,经过长期耐心经营,中坚组织和底层组织不断扩展。十年后,也就是1970年,一张覆盖全国的人民协会基层组织络(以下简称人协)建立起来。

  形式上,人协继承了英国的基层治理经验,接管了殖民者留下的28个社区中心。实质上,人协将群众路线注入社区中心,作为基层政治的核心原则。

  1960年8月20日,李光耀在自治邦总理就职典礼上宣布扩建社区中心计划,社阵的退出加速了这个计划,1970年社区中心就达到了190个,遍布全国。今天,经过不断调整、磨合,新加坡共设有107个社区中心,也就是107个社区民众联络所或者民众俱乐部,分布在中区、西北、东北、西南、东南五大区。社区中心覆盖新加坡全体国民,成为不同种族、语言、宗教、年龄和收入群体的集会场所,不同群体的人整合在一起,减弱城市化带来的人与人之间的陌生感,重建左邻右舍情谊互助的熟人社会关系,为基层民众的生活注入了活力。

  只有活动场所,没人参与,地方再大也只是摆设。人民协会收编了原来的宗乡会馆、商会、休闲俱乐部以及艺术、业余与社交活动团体,针对不同群体、阶层的民众,建立了1800多个的基层组织,让它们在社区民众俱乐部领导下活动,组织和动员人们参与社区活动,并解释政策、传达民意。这张全面、严谨的基层组织络,呈现为金字塔结构。

  在人协基层组织的金字塔结构中,公民咨询委员会是最高领导组织,社区管理委员会、居民委员会、邻里委员会、社区发展理事会是中间组织,妇女执行委员会、印族活动执行委员会、马来族活动执行委员会、民防执行委员会、乐龄执行委员会、青年执行委员会、选区体育俱乐部、少年络俱乐部以及商业、宗族、宗教团体是最底层组织。

  每个社区中心均由管理委员会负责日常运作,服务15000户,约有50000人。管委会成员来自基层社区的各个方面,包括村长、宗族、商业与宗教团体的代表。后来,社区中心管委会帮助建立、管理和维持所有社区俱乐部,负责处理各项基层事务,比如缓解建国初期紧张的种族关系,支援全国性美好社会运作,发动妇女参与国家建设,支持国民服务队,以及训练社区领导等等。社区中心向基层民众提供各种休闲(健身、台球、茶室、收藏室、聚餐、节日庆祝、歌咏比赛等)和(如中英文识字班、儿童音乐、绘画、电脑、健美、舞蹈、缝纫、烹饪、电器维修等)学习机会,也负责收集有关全国性事务和政策的民众反馈意见,还充当社区居民的紧急避难所。

  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同共产党一争长短,进而超越他们,借此逐渐夺回部分共产党人培养的基层。” (《李光耀回忆录 风雨独立路》,第八章)社区中心民众联络所同时也是政府宣传重大政令的场所,是国会议员会晤选民、进行面对面接触的场所。通过它,人民能够了解政府某项政策的动机;反过来,政府也可以探访人民的反应和心声,拉近彼此距离,减少选举动员的难度。

  最高领导组织、中间组织和最底层组织加入人民协会,成为新加坡基层组织络一个节点的时间不尽相同。

  新加坡人民协会的组织络

  这些基层组织将不同年龄、种族、收入群体整合在一起,为之提供衣食住行用方面的种种便利,帮父母带孩子,帮穷人过生活,帮老人要健康,每个家庭、每个居民的生活得到全面周到、细致入微的照顾。有这样的执政者,还会有多少人愿意做反对派呢。

  下面就让我们详细分析人协中的主要基层组织。

  社区中心的最高组织:公民咨询委员会

  公民咨询委员会是社区中心的最高组织,是新加坡建国初期国际国内冲突的特殊环境下的产物。1960年代初期,为了处理国内的种族骚乱,应对与印度尼西亚的对抗关系,新加坡在基层农村建立了联防巡逻队,由各民族的年轻志愿者组成,防止种族冲突,维护基层社会秩序,还向人民分发食品。1964年,联防巡逻队演变成为公序良俗委员会(Goodwill Committees),由支持人民行动党的社团和俱乐部活跃分子组成,分为“欢迎委员会”和“亲善委员会”两类。欢迎委员会和来选区访问的人民行动党官员一道,讨论和落实修路、通电、通水、疏通沟渠等社会建设事务,亲善委员会负责推动各民族之间的相互理解,防止种族对抗。1965年,公序良俗委员会演化成为公民咨询委员会,随即成为基层组织的领导核心,成为人协的神经中枢。

  公民咨询委员会在全国84个选区各设一个,之上又分8个地理区,由区秘书分掌。公民咨询委员会是政府与人民沟通的核心桥梁,吸收基层领导参与,负责规划和领导选区内的重要基层活动,向选区居民做政策咨询、政策执行前的解释和动员,监督地方援助项目,组织大型筹款计划和全国运动。

  具体而言,公民咨询委员会的主要职责包括举办各民族节日庆祝活动,建构并巩固社区联系;鼓励居民彼此了解和理解;在全国运动中支持政府和不同机构,比如预防登革热运动、清洁绿化周、计划生育、种族和谐月、睦邻节以及应对紧急状况。

  辅助职责包括提供紧急、临时救济;管理公民咨询委员会社区关怀基金和教育储蓄基金;执行学前推广方案;以及分配临时餐券或交通券。

  沟通职责体现为解释政府政策,收集居民反馈,促进人民与政府互动;组织居民参与社区论坛;与政府机构代表进行对话会;让社区领袖协助政府决策;建议社区设施改进委员会改善区内公众设施;将基层民众的冤屈往上传达,减少人民对政府的疏离感。公民咨询委员会力争让选区内每个居民都能得到服务,及时处理人民的日常生活问题,委员会会议记录呈交选区国会议员,必要时直接向总理办公室陈述。

野史秘闻
长春美食网
历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