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没有笔力做底国画只是张皮7z

2019-07-08 18:32: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没有笔力做底 国画只是张皮

没有笔力做底 国画只是张皮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没有笔力做底 国画只是张皮 没有笔力做底 国画只是张皮 Posted on 2015年7月27日 by new_notlee in 社会万象 在当下的中国画坛上,很多画家传统功力不行、笔墨功夫不到家、文化修养不到位,造成下笔很软弱,线条浮在纸面上。导致这一问题的原因在于人们对“笔墨”普遍存在着误读,从而影响了画家的艺术追求,影响了观众的艺术判断,甚至连国画艺术的评判标准都被解构掉。那么,何谓“笔墨”呢?广义的笔墨是对整个中国绘画技法的通称,狭义的笔墨指的是笔和墨的具体运用。笔方面,前人总结出了勾、勒、皴、擦、点等技法,墨方面,则归纳出了烘、染、破、泼、积等技法。但除了广义、狭义的笔墨说之外,其实笔墨还应该有一个文化上的解读。唐代大理论家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就提到,南齐谢赫已提出了中国画要“骨法用笔”,画作的骨是要用笔去体现的。张彦远还说临摹我的画,总临不好,就是因为看着很有内容,但临摹者笔墨不到家,一下笔发现什么都没有。当然,国画的式微是时代所趋,属于没有办法的事,以前我们的国画教育是老师带徒弟,唐诗宋词背进肚子里,临摹碑帖直追古人,后来美术教育整个引进前苏联和西方模式,要的只是造型,这样就把中国画的根基给毁了。最近,浙江美院的一批老教授要求学生按照老祖宗的方法去学国画,读书、写字,进行通才教育,我以为这非常好。只有打好了根基,在真正创作的时候,画家才能自由地寻找到气的出口,而不必再考虑技术层面的问题。国画家 石齐:不必强调笔墨说应该讲究点线面现在很多人想革新中国画,有的直接就把笔墨放弃掉了。其实,丢了笔墨,虽然仍旧是艺术品,但肯定不是中国画,对中国画的继承发展没有什么意义。而完全循规蹈矩按着笔墨技法的老传统走,又太旧,不适应时代的需要。因此,对当代中国画而言,笔墨一定要跟传统大不相同。先说笔吧。中国画的笔性,主要体现上,两千年来,中国画一直用线来表现对象,为绘画艺术立下了大功。西画则是在面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果中国画放弃线,那就是放弃最大的优势,很不可取。中国画的线也还没发展到极致,仍然有很大的探索空间。十八描在今天已经不够用了,我以为,每一位国画家都应该创造出自己独有的“线”,像潘天寿就用指头创造了独特的线。用竹签来画线,可以,用色料来勾线,也可以。只要有线,作品就能体现出骨力。用线也不必讲求书法功底,一讲书法,就把画家的发挥空间给限制住了。线越多,方法越多,说明中国画在元素上就拓展了。在面上,传统中国画以墨为主,现在的中国画则应该以色彩为主。单纯用墨,一望黑乎乎一片,跟现代空间很不协调,年轻人也不喜欢,所以不能再由墨来一统天下了。要体现当代中国画的创新性,在色彩上就要有大突破。点方面,可以拓荒的就更多了。中国古人中,只有米芾用点来作画,西方则只有一个修拉爱用点。点是一片广阔的处女地。不管国画还是西画,无论抽象、印象还是具象,其实绘画都逃脱不了点、线、面这三种技法。所以,当代中国画不必再说笔墨,直接讲点线面就可以了,三者搭配好了,就是好的作品。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副院长 张彦:笔墨当随时代 吸收可更宽泛中国画的笔墨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几千年来,始终跟随着人文精神的变迁在向前推进。先举几个具体的例子吧。谈到笔墨,就绕不开元四家之一的倪云林,他那种萧疏简远的笔法,通透、苍茫的墨色,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他自己的心绪,这跟整个时代及他自己的情感是分不开的;离我们更近一些的傅抱石,他的作品潇洒苍劲,也跟他所处的时代和个人精神状态分不开;再说当代的林丰俗,他的笔墨体现出了清新而劲健的内涵,透露出一种生机勃勃的气息,跟他所处的时代及他的个人颖悟也密切相关。今天的画家,在我看来,大部分对笔墨仍然很讲究,只是所呈现出来的效果跟古人所强调的笔精墨妙不太一样。很多老先生都讲过:“笔墨当随时代。”时代在变,笔墨状态也不能不变。中国画具有强大生命力,一直在往前走,一再证明了它随着不同时代必然呈现不同的面貌。在潮州写生时,我遇到了一位卖马蹄的大哥,他手里拿着一把小刀,像变魔术一样一会儿就削好了一个马蹄。当时我便在想,笔墨之于画家,就犹如一把小刀,最终目的不过是要把马蹄削好,所以笔墨是附丽于客观对象的。今天这个时代,画家们所要表现的东西太丰富、太多样了,我们完全可以用更加开阔的视野来看待笔墨,而不应该纠结于这形而下的技巧上。对于一位实践者而言,他长年的积累、修炼,总会得到自己的体验和提升。像我经常在外写生,就是把画室搬到大自然中,在对景写生中锤炼自己的笔墨。即使每年面对同样的景,画十遍二十遍,在笔墨方面仍然会往前走。当然,现在画画的人太多,有的画家在对中国传统文化、对笔墨认识还不够的况下,只是拿来古人的一些符号,不断自我重复,使创作变得很概念化、很僵硬,那是一种另类。对于大多数国画家而言,都在实践中做着不同方向的探索和融合,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创作时代。我们可以想想大唐的气度,当时西域文化蜂拥而来,无论服装、饮食、乐器还是绘画,种种异域风情涌向了洛阳,唐人来者不拒,融合进去,仍然是汉文化的一部分,从而在绘画、音乐等艺术中焕发出一种瑰丽大气的时代气息。由是观之,对当代国画的笔墨过于忧虑,大可不必。广东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 黄国武:突破古人很重要 探索必然要冒险当下国画作品基本呈现出新的创作面貌,但与传统比较,确实在笔力方面有差距。然而,时代已大不相同,在笔墨上我们是否还应该拿古人的标准来要求今天的国画家?回顾历史,中国画的笔墨一直就在向前推进,从唐宋元明清一路发展过来,不断总结,不断集大成。既然有探索,肯定就是有差别。今天也是同理,我们在笔墨上不可能跟古人面目相同。很多热爱传统的人或许会摇着头说:这样的笔墨不对头。其实,想想看,当今这个时代,或者说近十年来,社会的发展速度超越了过去几千年,我们的艺术所面对的一切,比古人丰富多了。因此,今天的国画要继续存在下去,就必定要突破古人的规定性。而要推进就必然要冒险,每个人都可以寻找自己的方法,这正是今天的国画艺术魅力所在。就像我自己,早年经历“85”新潮的激荡,着力于向西方学习,在笔方面考虑会少一些,墨方面的探索会多一点,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传统的东西越发感兴趣,所以在笔和墨上,更加重视齐头并进。这当中自然有我自己的理解、判断与选择,跟前人、后辈都不同。我始终认为,当代国画家在创作上首先要做到让自己满意,这才是最靠谱的。将来自然会大浪淘沙留下来一些历史认可的作品,那就不是个人所能决定得了的。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韩天衡作品欣赏 彩墨荷花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收银机
自己做微信小程序
如何在微信上卖东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