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第527章

2020-01-22 14:37: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527章

安静的办公室,纸张沙沙的声音尤为清晰,仿若连人那轻微的呼吸声都隐约可闻。

  陈兴翻阅着吴宁送过来的有关丽山县火灾事故报告,神色严肃,这起死亡多人的火灾事故是他到望山后碰到的最为严重的一起事故,陈兴了解了一下,也是望山市今年最严重的灾难事故,最后送到医院抢救的几名重伤者,同样有人没有抢救过来,事故最后的死亡人数上升到了十二人。

  “铝矿厂老板孙发家积极配合对死者和伤者家属的安置和赔偿问题,对事故负有直接的铝矿长副厂长秦建明已经被丽山县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子还在侦办当中。”吴宁在陈兴将报告文件合上后,简单说了一句。

  “矿厂老板没有吗?”陈兴看了吴宁一眼,刚才从事故报告里他并没有看到对矿厂老板孙发家的叙述。

  “根据我们的调查,矿厂老板孙发家平常基本没有管厂里的事,很少到厂里去,工厂的日常事务全部是由副厂长秦建明负责,据工厂其他管理人员交代,孙发家来过工厂时看到工人的住宿条件,还曾经要求改善工人的住宿环境,还为此批了一笔钱,但这笔钱,被    给贪墨,没对工人宿舍进行改造,更无视工人宿舍的安全隐患,以至于酿成了这么大一起事故。”吴宁道。

  “这矿厂老板一年去几次自己的厂里?”陈兴皱着眉头。

  “没几次,工厂的管理人员说上一次孙发家去工厂都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我也找工人核对过,确实没错,那孙发家基本不去厂里,也很少管工厂的事。”吴宁答道。

  “他没去厂里不代表就没有任何一点。”陈兴冷声道。

  “这个丽山县公安机关还会再进一步的深入调查,不过多名工厂的管理人员都交代说孙发家对工人宿舍的安全是重视的,不然也不会批一笔经费说要改善工人的住宿条件。”吴宁不动声色的看了陈兴一眼,其实这起火灾事故查下来,孙发家有没有,吴宁心里比谁都清楚,但秦建明自个跳出来把事情都往身上揽,吴宁自然是不会往孙发家身上深究,孙英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在调查组调查这起火灾事故期间,他每天在市委大院碰到孙英,都能感觉到孙英盯在他身上的凌厉眼神,吴宁知道孙英想要表达什么。

  “陈书记,在调查组调查这起事故期间,这个孙发家还是很配合的,赔偿死者和伤者家属,他也是第一时间就主动去协商。”吴宁沉默了一下,观察着陈兴的脸色,又道,“陈书记,这孙发家还是市里有名的慈善家,经常出资在偏远山区兴建希望小学,在咱们这望山的山村地区,估计很多大人小孩都只知道孙发家是谁,却不知道国家领导人叫什么。”

  吴宁微笑着,“孙发家之前还获得过全省十大杰出慈善家称号,当时还是佑军书记给他颁的奖。”

  陈兴神色诧异的看了吴宁一眼,吴宁说了这么多,他隐隐能听出吴宁话里对这矿厂老板有些维护,点了点头,道,“对这种乐善好施的民营企业家,我们应该肯定,但一码事一码事,行善不能作为逃脱法律制裁的一顶帽子,如果真有,该追究还得追究。”

  “陈书记说得是。”吴宁点了下头,看了下陈兴的脸色,附和道。

  “丽山县公安机关对相关人的调查,市委要随时跟进。”陈兴再次道。

  “我会亲自跟进,到时向陈书记您汇报。”吴宁道。

  说完,吴宁站了起来,“陈书记,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不打扰您工作。”

  目视着吴宁离开的背影,陈兴眉头轻拧,又看了一眼桌上的事故报告,陈兴微摇着头,将报告放到一边,这件事暂时告一个段落,但对相关人的处理还要继续走司法程序,市纪委对丽山县接连发生的两起火灾事故的渎职调查同样不会结束。

  夜晚,招待所的小别墅,陈兴让招待所的服务员送了几盘小菜过来,在客厅的餐桌里,陈兴同常胜军面对面而坐,桌上放着白酒和啤酒,两人不时的小酌一杯。

  餐桌旁边的窗户打开着,不时的有风吹进来,有些寒意的山风,对陈兴来说,此刻却是觉得有些凉快,几杯酒下肚,身体正有些发热,风吹来,让人心旷神怡。

  “月是故乡明呐。”常胜头望着窗外,抬头仰望着星空,那一轮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圆月看起来并不清晰。

  “对了,胜军,你是哪的人?”陈兴听到常胜军的话,笑着问道。

  “我是地道的京城人。”常胜军笑了笑,“在公安部里工作了快二十个年头,这还是第一次到下面来工作。”

  “看来吴厅长要是没调来南海省,那你说不定也一直在部里了。”陈兴笑道。

  “嗯,不出意外应该是。”常胜军微笑着点头,“不过长时间在部里工作,说实话,换个环境也不错。”

  “那你下来是下对了,到下面,其实发展空间更大。”陈兴说笑着。

  “这人一辈子,不就是折腾嘛,当官也一样,从上面折腾到下面来,再折腾上去,大都是为了头上这一顶官帽子。”常胜军淡然笑道,酒下肚,他这说话也少了些顾忌,至于在部里的发展空间大还是到下面来的发展空间大,常胜军对此不予置评,这其实还是得看情况。

  “你说得没错,人这辈子就是不停的折腾,在职场是为了加薪升职,在官场是为了头上这一顶官帽子,不管是在什么行业,都是为了能有个更好的前途。”陈兴赞同的笑道。

  两人边喝酒边聊着,今晚上有大把时间的陈兴也不急着和常胜军谈正事,确切的说,他今晚特意找常胜军过来,也不是专门谈正事,常胜军在市局的工作并不顺利,陈兴虽然没问过,但不代表就不清楚。

  随意的聊着各种话题,不知不觉的自然的就自然扯到了工作上,现在的市局局长杨宏超正在积极谋求副市长的位置,之前的黄有粮是副市长兼市局局长,杨宏超如今刚上任没多久,并没有兼任副市长,关键是陈兴对此也并不支持,虽然没在公开渠道表态过,但陈兴暗中表示的意思已经再清楚不过。

  公安局的一把手高配是常态,如果不是由政法委书记直接兼任的话,一般市局局长都会再兼任副市长职务,之前的黄有粮是这样,按惯例,杨宏超应该也能上,但陈兴对此不支持,这事也就耽搁了下来。

  其实如果是常胜军顺利担任市局局长的话,现在常胜军早就兼任副市长的职务,只可惜常胜军的事出了意外,让人始料未及,面对来自省里和市里的压力,陈兴也只能让步,但让步是让步了,只要是涉及到官帽子,陈兴依然可以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掌控自己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出现。

  公安局局长和局党委书记通常都会是同一个人担任,像现在望山市公安局这样不是同一人的情况可以说并不多,陈兴不清楚杨宏超和李开山是什么关系,但常胜军刚来望山就被人来了个下马威,无疑也是等同在他这个市委书记脸上扇了个响亮的耳光,杨宏超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上位,陈兴就算对其没有偏见,也不会支持其兼任副市长,望山市存在的罚款乱象,虽然不仅仅只是公安部门有,但陈兴对杨宏超这个担任常务副局长多年的市局二把手也不可能有什么好印象。

  想及当时提名杨宏超担任市局局长还是李开山来找他商量的,陈兴撇了下嘴,道,“杨宏超应该是和李开山有些关系,要不然李开山不会提名他担任市局局长。”

  “那李市长估计还会支持他担任副市长。”常胜军道。

  “这事被我压下了,什么时候杨宏超有本事把公安部门存在的乱罚款问题给我解决了,再来谈这个事不迟。”陈兴轻哼了一声,看了常胜军一眼,道,“胜军,我知道你现在在公安局干得憋气,不过也别灰心,我还是那句话,一如既往的支持你。”

  “谢谢陈书记的厚爱。”常胜军感激的笑笑,陈兴晚上找他来这顿酒,又表达了这么一番态度,常胜军知道陈兴是要宽他的心,能得到陈兴这一个市委书记的表态和支持,常胜军知道自己在望山已经有了其他人没有的优势。

  “陈书记,我认为那杨宏超跟钱家的关系怕也是不浅,当时抓钱进宝回局里,最终又让人给放了,这事要是没有杨宏超的暗中首肯,我相信局里的其他人应该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我也找过杨宏超谈钱进宝的事,他都是扯着扯着就将话题扯到别处去,要说他跟钱家没关系,我是不信,所以我想李市长他是不是也和钱家的关系颇为密切?”

  “这事没人清楚,市里那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还不是我们刚来的人能够捋顺,现在也只能一步步抽丝剥茧的将望山给慢慢解剖开,看是整个内脏都坏掉了,还只是坏了一小部分,该动大手术就动大手术,绝对不能手软。”陈兴轻拍着桌子。

  “市纪委现在重拳出击,打击**,应该能起到一些震慑作用了。”常胜军道。

  “市纪委顶多也就是拍拍苍蝇,对那些真正的老虎也起不到什么震慑作用,不过对基层干部的作风应该是能起到一些改善作用,这也算是另外一个收获了。”陈兴笑了笑,这次搞的反腐行动虽然只是为了查秦鹏这事打掩护,但陈兴也希望能给望山官场带来一股清风,慢慢改变在老百姓心目当中的形象,老百姓的顺口溜当中都已经把贪官当成是望山市第二大害,可见对干部是多么的愤怒和失望,陈兴希望能扭转这些,但他同样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道理,事情只能一步步来。

  “陈书记,纪委那边,对秦鹏的审讯有什么进展了?”常胜军关切的问了一句。

  “还不知道,万正同志还没来汇报过。”陈兴摇了摇头,笑道,“不用急,我相信万正同志的办事能力。”

  “那倒是。”常胜军跟着笑笑,他跟张万正的接触有限,对张万正了解其实很有限,但陈兴如此说,他自然不会去质疑什么。

  “李艳丽那个案子,有什么情况吗?”陈兴举起酒杯,朝常胜军示意着,轻抿了一口,问道,两人现在喝的是五十多度的白酒,烈酒醉人心,陈兴也不敢大口大口的喝。

  “案子定性为入室抢劫案,凶手是被屋主发现后暴起杀人的,照案情分析来看,本应是一起可以避免的悲剧,我们警方做的一些安全教育宣传片,就一直在强调老百姓遇到危险时,在没法保证制服歹徒的情况下,以保证人身安全为主,财物什么的都不重要,但很多人都忽略了这点。”常胜军摇头道。

  “案子现在就定性是不是太早?胜军,你有去案发现场看过没有?”陈兴看了常胜军一眼。

  “这倒没有,案子我是让周淮去了解的,他到派出所去了一趟,了解了相关案情。”常胜军如实说道,有些奇怪的看了陈兴一眼,陈兴对这事的关心程度,让他惊讶。

  “胜军,如果你有时间,我建议你去一趟案发现场,看有没有别的发现。”陈兴沉默了一下,突然道。

  “去案发现场吗。”常胜军皱了下眉头,案子已经发生了近两天,就算是案发现场有线索也被破坏了,而且案子是属地派出所办的,他这个市局党委书记直接插手的话,并不是很合适。

  “不错,有时间的话,去看一下。”陈兴点了点头。

  “好,我明天就去。”常胜军看了看陈兴,心里疑惑的他,并没有多问什么,一起入室抢劫案,虽然涉及到了人命,但对陈兴一个市委书记来说,这种案子只能说是普通的案子,还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影响可以引起陈兴的注意和关注,昨天早上他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案子,反倒是陈兴让黄江华打让他关注这个案子,常胜军心里的疑惑可想而知。

  “不瞒你说,昨晚我去了一趟医院,看望那幸存的伤者,去的时候她在重症病房,当时正好碰到她醒来,医院的医生说她已经脱离了危险期,早上接到你的消息说她死了,我都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这才会让你再去了解详情。”陈兴正色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常胜军听到陈兴的话,皱了下眉头,从警多年的他,很快就察觉到其中不同寻常的地方,道,“人昨晚才脱离危险,半夜又死了,这医院是怎么回事儿。”

  “对,这件事有些奇怪,医院的解释很牵强。”陈兴沉思着。

  “如果真的要蹊跷的地方的话,倒是可以对死者的尸体进行检验,另外也可以查一查昨晚医院的用药和治疗措施,看有没有医疗上的过失。”常胜军毕竟是从警多年的人,说道。

  “验尸?”陈兴一怔。

  “不错,这是最直接的办法。”常胜军点头道。

  陈兴闻言,蹙着眉没说话,真要验尸的话,他估计李艳丽的家人未必会同意,死者为大,没人愿意让已经死去的人再受折腾,不过如果以查清事情真相为由去劝说的话,或许可以和他们商量吧。

  陈兴沉思着,常胜军看了下陈兴的神色,也没出声打扰,陈兴对这个案子的关注本就不正常,常胜军心里好奇,但并没有出声多问,不该他关心的,他也没必要去问太多。 

济南华夏医院专家号
天津市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
成都公立牛皮癣医院
河北治疗阴道炎费用
洛阳儿童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