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见死不救立法之争

2019-07-18 00:28: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小悦悦事件中,18个过路人看着两岁的小悦悦因汽车碾轧挣扎于地,却漠视而过,小悦悦最终不治身亡。对这些路人,是否应当立法加以惩治?

广东佛山的小悦悦的生死,牵动了全国过亿人的心。她最终的离去,让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在反思、拷问,法律和道德究竟能否混同?立法之争远未停止。

发生在广东佛山的 小悦悦事件 ,很快上升为一场 见死不救 立法讨论。

小悦悦事件中,18个过路人看着两岁的小悦悦因汽车碾轧挣扎于地,却漠视而过,小悦悦最终不治身亡。对这些路人,是否应当立法加以惩治?广东省政法委在微博上表示将推动相关立法,迅速在法律界展开一场大论争。

正方:必须推动立法

10月18日,广东省政法委、社工委等十多个部门开展 谴责见死不救行为,倡导见义勇为精神 大讨论。会后,省政法委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信息,问计于民,征求救济机制、奖惩机制方面的意见与建议。

据了解,关于 谴责见死不救行为,倡导见义勇为精神 大讨论中的一些观点,将可能成为广东省制定相关政策、条例的依据。

广州律师朱永平明确表示要联合其他律师,推动 见死不救 的立法。朱永平表示,他对道德上升到法律高度同样持谨慎态度,总体的立法思路并不是将怠于救助行为入刑,而是纳入《治安管理处罚法》中作为轻微违法行为调整。

法律缺位道德滑坡加剧

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授谈方是主张立法的学者之一。他认为,一旦法律缺位了,社会道德会更加滑坡。如果通过这些惨烈的教训,特别是小悦悦事件,全社会能开展广泛讨论并且形成立法的共识,这不仅不是倒退,反而是整个社会的进步,既是道德的进步,也是法律的进步。因为全民达成了 救助别人是义务 的共识。

朱永平认为,目前最为迫切的是在治安处罚法中规定对诬陷、讹诈救助者行为的惩罚内容,否则讹人成功的事态普遍化后,道德的大面积滑坡无法避免。

治安处罚法纳入了对四大行为的调整,包括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财产权利、防范社会管理的行为,有关诬告陷害的规定已经有了,但是没有专门规范诬陷讹诈救助者行为的条文,应该单独列到侵犯人身财产权利的内容中。

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见义勇为受伤了,牺牲了,好的结果是政府奖励十几万,广东省这次重奖英雄 0万,目前在国内是最高的,也很少见。但另一方面,在正常生活中,由于天灾人祸,交通意外致死的赔偿却远远高于见义勇为,这是令人寒心的。 谈方说, 法律连工伤事故的赔偿都规定得清清楚楚,为什么传承传统美德的、弘扬社会主旋律的见义勇为行为却只是得到一个零头?还要费很多周折?

中国心理学会会员、心理学家胡慎之支持立法,他说,人皆有趋利避害之心,有人不去救人可能会受到内心谴责,但看到别人也没去,内心谴责就会小很多,这在心理学上叫做 旁观者效应 。而通过对见死不救立法,可以更好地规范人的行为,对需要帮助者进行施救。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顾敏康力挺立法,他认为刚性立法有助推动社会道德建设,不能因为举证难就放弃道德立法。

惩治见死不救和保护见义勇为应同步立法

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言论部副总监何亮亮也是力挺立法的一方。他说: 小悦悦两次被碾,18个人路人见死不救的事情在国际上的影响是非常恶劣的。外国媒体用了这样的报道 《这就是中国》。凭常识我们都知道,法律不应该介入道德领域的事情,但是由于现在中国处在一个转型期,由于没有形成全民的一种坚强的核心的价值观念,这个道德的底线已经不断在下降,下降到了现在出现可恶的事件。所以广东省拟立法,立法是两个方面,一方面对于见死不救予以处罚,另一方面对于勇于救人要给予帮助。

见死见危不救罪

10月20日,山东大正泰和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新亮甚至起草了一份 法律草案讨论稿 ,希望以推动法规建设的方式,减少或避免类似事件发生。他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增设 见死见危不救罪 ,以此来扭转这种世风日下的局面。

在当前的法律中,对于特定主体的 见死不救 ,比如医生对病人、子女对父母、配偶之间的见死不救,已经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 7条明确规定:医师在执业活动中,由于不负责任延误急危患者的抢救和诊治,造成严重后果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或者责令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执业活动;情节严重的,吊销其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此外,最高人民检察院2004年8月10日公布《检察人员纪律处分条例(试行)》明确规定,检察人员遇到国家财产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时,能救而不救,情节严重的,给予降级、撤职或者开除处分。

反方:执法层面难以操作

早在2001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就有 2名代表建议刑法增加 见危不救和见死不救罪 两项新罪名。 见死不救入刑 意味着小悦悦事件中的18个路人都是 罪犯 。而有些同类事件中,漠视他人者更多,甚至会多到数百人,将他们全部抓起来判刑或者行政处罚?反对立法者认为这在执法层面是个不能完成的任务。

一石激起千层浪,广东将立法惩治见死不救的消息迅速引起全国法律界关注,更多的网民、专家、学者和律师加入争论,多是强烈反对 见死不救入刑 。

10月21日,在广州珠岛宾馆举行了 谴责见死不救行为,弘扬见义勇为精神 系列座谈会的最后一场,参与讨论的人员全部来自广东省法学界,29名专家对于 见死不救入刑 的说法,都认为不应将见死不救入刑,另一方面,法学专家都不约而同提到要将见义勇为立法,并保障见义勇为者的利益。

主体难确定

是不是把18个路人都确定为主体?还是5米之内、12米之内?还是排除没有行为能力的人,这是很困难的。这个结果是不确定的。上升到刑法的调整范围是不现实的。 广东天爵律师事务所律师、广东省政协委员陈紫芸认为,法律调整的范围是有构成要件,要有具体的犯罪行为,具体的犯罪结果。见死不救是不作为的行为,涉及的行为主体是很多的,是不特定的行为主体。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蔡镇顺则认为,公众的救助属于道德范畴,不是法律问题。实际上也无法执行,甚至可能适得其反。建议立法规定交通肇事者作为救助被害人的第一责任人。

我认为对于当事人救助义务的规定,怠于救助的要从重处罚,对于路人应该明确免除责任。应该明确救助的条件。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副主任李军说,从我国的宪法和法律来看,没有公民救助的义务。我国的道德规范中有相关的规定,这是道德问题。18个路人的行为是道德问题,完全没有立法的必要。定罪的规定,国外的规定与我们所讲的是不一样的,有的是特殊人的,有的是普通人。

慎用 法律双刃剑

在同期深圳律师界组织的一场讨论中,也几乎一边倒地认为不应将 见死不救 纳入刑法惩治的范围内。

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王仲兴认为,针对中国目前的状况, 见死不救 不宜入罪。他认为,小悦悦事件反映出的更多的是道德层面的事情,法律是把 双刃剑 ,设立 见死不救罪 更应慎之又慎。立法是把 双刃剑 ,一方面能打击犯罪,另一方面有可能冤枉无辜者。他表示出现 见死不救 不应从个人身上寻找原因,只是给个人治罪,有失公允。中国出现 见死不救 的情况,实际上是整个社会诚信的缺失,以及国家相关制度和法律的欠缺。这种恶劣的现象从法律和道德层面迟早要得到解决。他说,18个过路人见死不救,应该遭到道德谴责,起码这些见到小悦悦伤势的路人应该打120,或者将其转移到马路一边的安全地带。

王仲兴还提到,国外在 见死不救 这方面有着相关的法律,一些国家叫做 拒绝援助罪 。但应该注意到,这项罪名成立有着非常严格的前提,比如要充分界定救助者与被救人之间的关系,如是否为亲属或者恋人等;以及对救助者是否造成伤害等一系列前提下,才能立罪。

网友碟讵说: 如果立法见死不救有罪,那大家都不要出门了,只要出门就可能犯见死不救罪。 伦理学家孙春晨明确说, 我反对将见死不救行为立法论罪。

一些评论家指出: 道德问题就是一个该在道德层面解决的问题,不能简单地用立法来惩治,若盲目立法,它的结果必然不会使社会道德水平提升,而只会引起社会公众的恐慌和人人自危。这种把主要矛头指向公众而不是指向真正的犯罪者、违法者的舆论和建议,所起的作用将是负面,会引发社会的不和谐、不安定。

国外相关立法

在美欧等国,都有关于惩治见死不救和保护见义勇为的法律条款,学者们都认为可以作为我国立法的参照和借鉴。根据国外的经验,加拿大及新加坡都有相关法律保护见义勇为者。德国及意大利的刑法都对见死不救给予判刑。

在美欧诸国,都有类似 见死不救罪 规定。法国1994年修订的《法国刑法典》就有 怠于给予救助罪 ,美国一些州的法律规定自愿且不求奖励报酬的个人,不必为施救过程中因疏忽或不作为所造成的伤害承担责任。

美国有两个法律是要求和鼓励人们助人为乐的,分别是《救援责任法》和《善行法案》。

《救援责任法》规定了特殊关系人之间的责任,比如消防人员、急救人员有责任救助危境中的公众,配偶之间互相救援,父母子女之间的救援,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州将此法律延伸到普通百姓,任何人需要对求助的陌生人予以协助。

《善行法案》保护的是施救人员,如果施救人员在帮助他人时造成意外伤害,可以免除法律诉讼。明尼苏达州将 见危不救罪 列入刑法典,如果在现场而不给予合理的协助,以犯罪论处。在佛蒙特州也会被处以100美元的罚款。

在美国,如果一个人没有受过专门训练,原则上即使遇到需要急救的情形,也不要轻易动手。一些州规定,发现陌生人受伤时,如果不打 911 电话,可能构成轻微疏忽罪。

义务协助处于危险中的人是近年来法国和比利时的趋向,并扩展到高度均一的欧洲法律之中。在欧洲不少国家,对于不负法定职责的普通人来说, 见死不救 的确是一种 罪与罚 。

法国1994年修订的《法国刑法典》新增有 怠于给予救助罪 ,具体的条文是: 任何人对处于危险中的他人,能够个人采取行动,或者能唤起救助行动,且对其本人或第三人均无危险,而故意放弃给予救助的,处5年监禁并扣50万法郎罚金。

在欧洲的其他国家,如德国、挪威、瑞典、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的法律也规定,任何有责任能力的成年人具有营救危难的法律义务。《德国刑法典》第 2 条c项就规定, 意外事故、公共危险或困境发生时需要救助,根据行为人当时的情况急救有可能,尤其对自己无重大危险且又不违背其他重要义务而不进行急救的,处1年以下自由刑或罚金。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国家规定 见死不救罪 时,无一例外地都有着大同小异的前提性限制:救助他人对自己或者第三人并无危险。

之所以法律要为对 见死不救 的法律非难设置这样一个 天条戒律 ,根本原因在于法律的平等保护原则,即法律从来都不能强迫互相之间不负法定救助责任的当事人之间,以牺牲一方当事人安危为代价来救助处于危险境地的另一方。

在新加坡,见义勇为已经借由道德的法律化上升为公民的一项基本法律义务。对于见义勇为,新加坡法律则完全站在保护施救者权益的立场上。惩罚机制规定,被援助者如若事后反咬一口,则须亲自上门向救助者赔礼道歉,并施以其本人医药费1至 倍的处罚。

儿童健脾胃吃什么
孩子经常积食怎么调理
孩子胃胀气不爱吃饭怎么办
分享到: